两个人往往没有太深的感情基础,所以会彼此算计





重组家庭,就像是两个人在旅行过程中,彼此各自背着自己的行囊,然后牵起手,一起走向远方。行囊中有各自的回忆和青春,如果不能放下,牵起的手也不能让两个人的心紧紧相连。

两个人有一方如果经历过一次婚姻,并且有子女,那么重组家庭之后,情况会比较复杂,对于经济、感情、以及对未来的规划,都会有明显的不同。

茨威格在《爱与同情》中曾经这样形容爱情:“两人之间的感情交流是极端奇怪、极端微妙的,不能捉摸,更难以测量。”

爱情,本就难以捉摸。两个人更难驾驭家庭这条小船,齐心协力往前走,想要达到幸福的彼岸,会难上加难。

如果不能够重视伴侣的感受,不能够完全信任彼此,那么很有可能再次走向离婚的道路。

再婚家庭,在钱上谈不拢,往往感情会出现更多的磨合期。

两个人往往没有太深的感情基础,所以会彼此算计,或者更看重自己的利益,出现这种情况,很容易让两个人彼此猜忌,有劲儿不能往一块儿使,成为婚姻中的绊脚石。

长期这样下去,女人会觉得自己在婚姻生活中得到的不够多,会不断的索取和要求。

而男人的心,没有完全放在重组家庭的女主人身上,彼此不熟悉,也不是太了解,很容易以失败再次落幕。


经历过一次婚姻的人,有的再次迈入婚姻会更懂得珍惜,而有的却会更现实,注重的是钱财和利益的守护。而后者往往是爱得不够深的表现。

陈欣然(化名)是我的一位读者,她喜欢杜强伟(化名),虽然知道他结过婚,可是被他成熟稳重的气质所吸引。虽然家里人一直不同意,可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。

出嫁之前母亲就说:“女儿,你可得想清楚,他不仅离过婚,还带着个孩子。对于这种男人,一定要多留一个心眼,不要把自己的钱全部都交给男人,最好是让你来掌握家里的经济大权,抓住男人的钱,才能抓住男人的心。”

陈欣然原本并不认可母亲的话,只觉得有爱情的婚姻,与钱无关。可是,当她嫁给杜强伟后,感觉像是各过各的,各自防着。

她还是忍不住提出让丈夫把家里的钱交给她管,一来向母亲说的,多留个心眼,二来,看看他到底有多爱她。

都说男人有多爱一个女人,就看他愿不愿意把自己的钱交给他的女人,陈欣然也想试试。


可当她向丈夫提出要掌管他的钱时,丈夫并没有同意,说自己一个人过惯了,不习惯让别人帮他管钱。杜强伟还提出AA制的生活方式,说这样可以各自管钱,各自花,绝对公平。

虽然陈欣然有些失落,但AA制,也说明丈夫并不企图她的钱财。

虽说,实行了AA制,可是实际上,家里的所有生活用品几乎都是陈欣然在承担费用,而丈夫每个月只拿出来一千块钱,补贴家用。

偶尔改善一下生活,或者是有些特殊的事情,一千块是不够的。尤其是丈夫的孩子,要这要那,吃的、玩的,陈欣然花了钱,杜强伟也并没有补贴给她。

陈欣然每个月的花销都在两千元以上,多出来的那一部分,她并没有过多计较。

陈欣然很珍惜这段感情,所以对丈夫和孩子都非常好,经常给他们买衣服,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,也会给公公婆婆买一些营养品,穿的、用的。这些钱,都是陈欣然自己出的。

杜强伟并不觉得陈欣然这样做,自己应该回馈给她更多的爱,反而觉得,这是一个做妻子应该做的事情。


要过年了,这是陈欣然和杜强伟结婚后的第一个年。陈欣然原本想着和丈夫一家开开心心的过个年,然后一起和丈夫回娘家。

杜强伟带着陈欣然和孩子去父母家吃饭时,婆婆问起杜强伟,今年过年是如何打算的。杜强伟说,和往常一样。

陈欣然听了以后,心里很高兴,她并不知和往常一样的意思。吃过晚饭,孩子吵着要吃棒棒糖,杜强伟便带着孩子出去了。

陈欣然热忱地和婆婆说起,往常他们是如何过年的,她需要提前准备些什么。婆婆说:“倒是没什么需要准备的,儿子带着孩子去前妻那过年,你看你是和我们过,还是回娘家过。”

陈欣然听了这才缓过神来说:“杜强伟说的和往常一样,是他要和前妻去过年。”陈欣然瞬间心里充满了凉意,接着说:“我都和他结婚了,他却还要去和前妻过年。”

婆婆说:“他都是为了孩子,孩子想和爸爸妈妈一起过年。说实话,我也舍不得孙子,我也像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美美的过个年……”

陈欣然没有等婆婆说完,就忍不住发脾气说:“他要和前妻过年,我就和他离婚。”

婆婆听了瞬间也有些着急,说:“我儿子和前妻过个年,你至于要离婚吗?好歹,他们曾经也是一家人,就算离婚了,孙子也还是我的孙子。”

这时,杜强伟带着孩子回来了,他听到了这一切,可他并没有多做解释,也没有哄着陈欣然。


陈欣然冷了杜强伟几天,她还是主动表态了,说:“你要和孩子陪前妻过年,我都接受,没事,钱给我就行。把你的钱交给我管着。”

在这样的关头,杜强伟依然不愿将钱交给妻子管,给予她一份信任和肯定。而且陈欣然还发现他一直往前妻家跑。

其实,陈欣然一直都知道他和前妻有联系,但她并没有大吵大闹,也没有制止他们见面。因为孩子,永远是她无法隔断丈夫与前妻的联系。

虽然每次丈夫都能说出正当的理由,可她还是会很不舒服。

平时的时候,她会杜强伟从来没有给她买过一件礼物,一件衣服,或者是一束花。可是,洗他的衣服的时候,会有很多购物小票掉出来。

丈夫给前妻买过连衣裙,买过化妆品,甚至连内衣,丈夫都替她买。陈欣然质问过他,他说自己只是陪前妻和孩子逛了个街,并没有花钱买东西。

陈欣然因为爱,所以决定委屈自己,不再追究这些。但没想到她的忍,换来的不是丈夫的感激和珍惜,而是变本加厉的和前妻联系着。

最终,陈欣然心寒了,导致离婚了。陈欣然对丈夫的所有期待,都变成了对自己深深的伤害。离婚的时候,她唯一想到的就是财产分割,自己不能吃亏。

同样的,杜强伟看中的也是财产,不惜和她翻脸,两个人为了利益,争执不休。所有的爱,都变成了恨,所有的幸福,都化为乌有,只剩下无奈。

夫妻之间的钱,是一面镜子,爱与不爱,都藏在花钱的行为中。

就像故事中的杜强伟,他不愿将钱交给陈欣然管着,也从没有给她买过一份礼物,却给前妻买过无数件礼物,甚至还提出AA制,却并没有顾及到陈欣然太多的感受。

因为不够爱,所以才不愿意为她花钱,更不愿将钱交给陈欣然管理。

杜强伟爱着的,其实依然只有前妻,所以才会想着和前妻过年,想着经常往前妻家跑。孩子不过是一个借口。

如果真的爱陈欣然,杜强伟就应该懂得顾及妻子的感受,和前妻划清界限。甚至为了妻子的一份信任及安全感,把自己的钱交给她管。

其实,重组家庭面临最大的困难,就是双方不信任,两个人的相处模式,往往会因为频繁的“算账”,让两颗心的距离越来越远,两个人最终的生活,会变成钱究竟花在哪了。

走进重组家庭之前,要认清楚眼前人,和他相处更长的时间,然后,再决定是否要在一起。找一个人做伴侣,一定要三观契合,有比较好的相处模式,可以让双方都能感觉到温暖。

再婚夫妻,需要先谈一谈钱。过多的利益化婚姻,无法走得长久。

虽说,谈钱伤感情,但没有一个相似的价值观,婚姻便无法走得顺畅、长远。

重组家庭对于金钱的问题,处理时一定要谨慎。双方都有防备,或许是因为前一次的婚姻财产纠纷,会让两个人更加小心翼翼。或许是信任感不够,更希望经济能够独立。

可是爱一个人,就要相互付出,就要有主动和热情,让对方感受到爱。如果夫妻之间谈到钱,得到的都是伤害,那么这段感情也很难再继续下去。

所以很多夫妻,再婚之后仍然会选择离婚,总是感觉利益分配不均,或者是对方侵犯了自己的私有财产。

可是如果两个人彼此相爱,就会想让对方过得更好,总要有一个人先迈出这一步,肯为对方付出,而另一个人,也能够这样做,那么这段感情才能够很好的延续。

对于过去的事情,都要选择忘记,学会珍惜当下的生活,努力去经营未来的日子。再婚夫妻信任感本来就会比较薄弱,两个人之间一定不要有欺骗。

不管选择任何一种经济模式,都不能让双方变得越来越冷漠,花钱的时候,不要有猜忌,并且,有比较大的花销的时候,最好是和对方沟通,达成共识。

婚姻里,不看重利益,看重感情,往往婚姻会更幸福,走得更长久。